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2019-10-9 20:09:23 heyuanxsd 中级会员 楼主 024
  

  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有限,东南亚的地下黑产很多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除了为人熟知的贩毒、贩枪以外,皮肉生意也是当地很多人赖以维生的产业。
  发展水平较低的缅甸,就是这种性交易黑产的重灾区,从两座主要城市仰光和内比都到缅甸乡野的破旧公路,红灯区随处可见,而且消费相当低廉,到访的客人也鱼龙混杂。
  

  就是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,缅甸社会底层的很多女性,只能挣扎着过完自己的一生。
  红灯区的外衣
  由于性交易在缅甸原则上是非法项目,所以在缅甸监管严格的大城市,这种黑产的经营者都会给自己套一个合法的外壳。 人们还能追溯到它最早的历史——1995年。
  老板们或是以按摩店作幌子,或是以KTV陪唱的形式,或是干脆开一个熟客都知道是做什么的酒店,通过客户口耳相传的方式进行。 其中的从业者被当地人称为“蓝色情妇”或者“鸡”。 仔细分析这两个称谓,倒是体现了缅甸糅杂的文化特色,蓝色是西方语言中暗示情色的颜色,而鸡在西方语言和中文里都是性交易的代名词。
  当地老司机估计都认得

  开设一家这样的KTV或者宾馆并不困难。
  首先,宾馆老板要假借开正规宾馆的幌子从当局获得各种文件。 然后回到当地警署,和分管片区的警察暗示清楚自己要开的究竟是什么性质的酒店。 酒店开业后,便要交给分管的警察每年100多万缅元(1000美元左右)的“保护费”,警察就会在上级领导通知突袭前通风报信。
  这保护费挺高的

  鉴于缅甸公务员的月收入不过才30美元左右,这笔交易对于双方都是相当有利可图的。 一个开旅馆的老板,如果没有自己的小姐,一个月可以收入500~600美元; 如果自己有队伍的话,收入还能翻倍。 比之普通工作高出数十倍的收入,是他们勇于进入这个黑色行业的主要动力。
  这还是面向工薪的消费,如果有路子能开起来高级会所的话,那收入还有巨大的上涨空间。
  缅甸最低工资变化 2018年 约合21.29元/天 (图片来源:Trading Economics)

  有陪同的高级KTV包房每小时消费高达5~10美元,来的都是有钱人,不仅不在乎消费额度,时不时的还能给老板平事。
  如果还想玩得再高级一点,还可以办酒吧时装秀。 在大城市仰光和曼德勒街头,有时你就能看到这种有时装秀表演的酒吧,女子们穿着设计夸张的衣服从更衣室走出,伴随着音乐走到舞台中央。 男性客户则在台下安静地品尝啤酒,把手里的花塞到想要的姑娘手里。
  女郎在酒吧表演台步

  尽管因为缅甸的电力供应经常不足,这种时装秀能进行多久要看电力公司的脸色。 不过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,又有谁会关注时装秀究竟能不能办完呢?
  当然外部风险不只有停电这一项。 如果警方下定决心要突击检查,基层警察和老板往往会来不及反应,顾客和从业者就进去了。 不过缅甸警方对两者主要还是以处罚为主,如果能交出罚款就可以不用坐牢。 赎买自由的价格在7~10万缅元之间(60~80美元左右)。
  街边小广告了解一下

  对于前来游玩的富人,这不是个问题,但对工薪阶层来说这笔钱可是不少。
  所以如何躲避监管就成了缅甸地下性工作经营者要钻研的攻坚功课。 既然城市里的监管太严,就只能往郊区转移了。 所以缅甸的郊区地下会所是整个东南亚最发达的。 从仰光到内比都,从曼德勒到中缅边境的小镇木姐,郊区都少不了绵长的红灯区带。
  中缅边境一门店

  老司机运输忙
  缅甸当地的一份报纸记录了记者在首都的见闻: “内比都城外三十英里的公路两边,分布着超过70家妓院。这些妓院都是茅草和木板搭成的小屋,非常简陋。 这里的服务价格是整个东南亚最便宜的,甚至比老挝的性价比更高。 ”
  我们不知道这位记者经历了什么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缅甸郊外的红灯区分布并不亚于城内,而且主要分布在高速公路沿线。 除了安全方面的考虑以外,缅甸独特的地理条件也是促成这种布局的重要原因。
  得主动露脸一点才有机会

  大家都知道,二战中后期,为了支援我国继续抗战,美国、英国、缅甸、印度等盟友襄助我们在西南山区修建了一条生命通道,配合驼峰航线一起为缩入西南的国军提供物资,并最终让日军倒在了湘西。 那条道路虽然是中国抗战的生命通道,却也同样是修筑民工和华侨司机的丧命通道,因为缅甸和云南之间的山势实在过于崎岖,道路难走,修路过路都很危险。
  搞不好就翻车了

  在多山的缅甸,这样的路况其实都可以算是常态。 而缅甸自从独立以来经济发展一直没能上正轨,基建工作做得不好,不像中国能在西南山区开山凿石拉平道路,汽车盘山仍然是当地主要的运输方式。 开过山区的老司机会知道,这样的路既危险又无聊,精神始终高度紧张,很快就累了。
  和隔壁的印度相比

  缅甸当然也有几个河谷平原地带,交通没有这么危险。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河谷地带不可多得,无论是城市还是重要道路都要穿过这几个狭长的带状区域,高速公路不完备的时候堵车就很常见。 对于长途司机来说,这也是非常令人厌倦的路况。
  如果跑运输的时候能有个妹子在身边莺声燕语,那跑长途的心境就完全不一样了。 缅甸的公路妓院就是这么来的。
  甚至发现某妓院网站

  缅甸是一个热带国家,白天气温高,体感闷热,开货车的司机一般都只愿意在晚上赶路。 当一位缅甸老司机在黑黢黢的高速路上看到前方有手电筒的闪光时,他就知道自己应该要刹车了。 拿着手电筒的多半是一个想要上车共度良宵的女孩,当然也有可能是准备设卡赚钱的警察。
  这么长的路 啥时候是个头

  如果老司机想让女孩上车,就会闪闪头灯让她做好准备,然后缓缓靠近,看看长相是否满意才让她上车。 这很重要,因为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,计费也就开始了,再让人下车并不合适。
  这样的性工作者,有一部分是在高速边竹屋里的专业人员,也有一些是生活在周边村寨里的贫家女。 但无论是哪一种,她们都需要最后回到上车的地方。 这就要靠老司机之间心照不宣的操作了,当卡车看到对向有车时,会闪闪头灯表示自己车上有女孩需要捎一段。 如果对方也有意,就也闪闪灯靠边停车,再把女孩带回去。
  遇到你们 路似乎都变短了

  司机和女孩的一夜,就是这么度过的。 每一次,她们会收费2~4元,一晚上下来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,可能比司机自己挣得都多。
  性病缠身
  公路沿线集结了这么多性工作者,也实属无奈。 由于缅甸政局一直不稳定,内外投资都很少,当地人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,更没有足够的收入养家糊口。 站在高速路边的女孩里,既有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,也有想给自己筹措学费的女大学生。
  女子表示入坑原因是 想赚更多的钱

  基层警察对这样的事也是见怪不怪,有时候会自己参与其中,还要求女孩们给折扣以提供保护——本质上这和大城市里与宾馆老板达成的协议并无不同。
  然而无论在这笔买卖中赚到了多少钱,从后来的结果看,女孩们都是损失巨大的输家,因为疾病随时可能缠上她们。
  有些国家会被一些西方人称为“人肉市场”
  皮肉交易是一类,直接买卖身体本身也是一类 无论是一锤子买卖还是长期从事 被迫用自己身体去交易的人都是很可怜的

  在缅甸的性服务中,安全套非常不受欢迎。 由于价格便宜,从事体力劳动的男性也能经常光顾。 而他们对疾病的认知并不多,轻视安全套对病毒的隔离防护作用,经常要求不戴。 尤其是当这些顾客喝醉了以后,就更加不愿意戴了。 即使女孩们知道应该戴上,也往往无法推开醉酒的工人和司机。
  其实由于意识淡薄,所以也是有普及潜力的 (广告创意需要提升一个....)

  这样的交叉感染让缅甸成为了仅次于泰国的亚洲艾滋病第二大国。 2005年,缅甸公安部门和卫生部门集中调查了仰光的性工作者现状,发现在这一万名女性中,有70~90%有性病史,1/4艾滋病毒检验呈阳性。 而另一项民间调查更是令人震惊: 仰光有一半的性工作者都有艾滋病或是艾滋病毒携带者。
  2017缅甸HIV感染途径 性工作者竟然还是相对少的 (图片来自UNAIDS)

  这引起了民间极大的反响,卫生部门主导为性工作者提供更好的医疗保健服务,并为她们提供免费治疗和免费安全套。
 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,在抽查的时候中,卫生人员发现很多女孩的安全套盒几乎没有动过,因为客人不愿意使用。
  甚至还有人压根不知道安全套

  而她们身边的邻居也不会提供什么帮助,只会增加女孩们的负担。 由于在缅甸卖淫嫖娼是违法行为,所以一旦邻居们知道她们是做这个的,甚至还会要挟举报,让女孩们和自己过夜。 虽然警察基本不管,但如果有人举报,事态就会显得严重,所以女孩们往往不得不从。
  而带有疾病,并被客户、邻居、警察反复盘剥凌辱的女子,也没有什么办法跳出这个火坑。 因为在这个国家,她们找不到其他的可以糊口的工作。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“地球知识局” ID:diqiuzhishiju 文中内容不代表东亚评论观点和立场
  END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